白蘭baidage

关注需谨慎,更文看心情。但看文的每一位希望能够开心(♡˙︶˙♡)

梦吗

这座建筑和这个天气,多么配啊,简直完美,真的很好看。

啊,到点了,该走了。

街上人很少啊,明明这么好的天气。开着车窗,风也是正正好,一切真的很完美的样——


啊,躺在地上的是我吗,好像是的,真是没想到啊,转个弯竟然直接转去天堂了。

诶,我这是要消失了吗?


这座建筑和这个天气,多配啊,简直完美,真的很好看。所以我重生了?真的是。

有些感慨,这令人心情愉悦的景象,马上就要毁灭了,如果没有爆炸多好啊。


父亲上车走了,小孩也刚刚从一群成年人的竞争中回来,也不知道这一次,他能不能挺过去。


沿街边逛了一会,等着上次死亡时间的到来。

和鞋店老板聊,看上了一双有好看价格也好看的鞋,但是还是没有买,谁知道会不会刚买了,自己就死了呢。

和老板告个别,又往前走了。


又是一家鞋店,看了我还是真的喜欢鞋呢。进去看看吧,感觉也不错的样子。要是合适,或许也可以买一双,就当给自己——


瞎写#3:喝水

喝水是件很容易上瘾的事情。尤其是喝热水。

小时候大都是不爱喝水的,因为爱玩,喝水往往会占用玩的时间,只有在渴到极致了可能才会飞快的跑回家去,大口的三两口的喝完一杯水,然后又飞快的跑出去,接着玩。虽然经常会被家长指着头唠叨,但是自己也不以为然。

等到再大些,应该也是由于父亲的比母亲还厉害的唠叨,总会在父亲在家时喝很多的水,只要他去一出门或者出去上班,水基本就于自己无缘了。只要家里有人开始咳嗽了,父亲都回来一句“你多喝点水,一天天的水都不喝。”你反驳“我喝了”,他又会更加急得说你,“你喝什么了,啥时候喝了,”来好似证明自己的话是对的,你就是没喝。这个时候你在反驳已经没用了,只有当着他的面乖乖接一大杯水拿回屋里。

高中的时候应该是喝水最多的时候吧。因为方便。每间教室后面墙上都安有一个饮水机,刷卡即接。下了课,把一杯水喝掉一大半,然后拿着水卡去后面排队再接满一杯。几乎节节下课皆是如此。尤其到了冬天跑操结束以后,人多到根本就接不上水,热水尤为紧俏。你只能渴着上完一节课,或者喝完一杯冷水,下课后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饮水机面前,完成上节课间未完成的任务。以至于水卡成为了在校期间除了饭卡以外花费最多的卡。

喝热水真的是挺容易上瘾的。那种微微发烫但又可以咽下的温度是最好的,喝到嘴里会有一种淡淡的甜味,让我经常怀疑是不是因为水温太高导致细胞坏死才会有的甜味。当然这应该是不对的,但我也没有去寻找真相的动力,就让这个想法一次又一次的冒出来。这个温度的水再凉一点,一般人都喜欢在这个温度喝,不凉不烫,但是我总觉得这个温度的水,喝起来总会有一种吃了晕车药的感觉,很难受,很不好喝。

喝水是生理需求,也能成为一种享受。但是喝太多就不太好了。


瞎写#2:北京

北京的市中心是什么样,我也不太清楚。我住在五环外六环里,挺偏的,平常即使是去市里走亲戚,也就看看马路和高楼,然后就没了,什么也没记住,也不知道看什么,什么好玩,自己想要什么。就坐在车里,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可能什么都不想,也可能想:我什么时候能有钱呢。

懵懵懂懂离开北京以后,再说到去北京时总说成“回北京”,同学也老问“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啊”。那段时间都觉得北京才是我的故乡,毕竟在那长大的嘛。新城市陌生,听不懂当地人的方言也不管了,反正我就不爱说,那就不交谈呗,我讲普通话就好。

新地方呆了六年,期间也去过几次北京,但每一次我都能很明确的感觉到:我真的不属于这座城市了,他太快了,我已经跟不上他的节奏了,突然有种我被一个城市抛弃了的感觉。这种感觉也挺可笑的。

现在又在另一个城市了,真的是人大了,不会再有那种小时候“我不要离开这里,别的地方不好”“我不适应我还行回去”其实还挺好玩的想法了。我不算是个恋家的人,但却总能想起来在北京其实根本不算是家的地方,根本只是单纯居住的地方,根本只是有着我童年阴影的地方,总能想起。

可能被这个城市落下了,我还依旧在心里给他留了一块地儿吧,那块地儿在家的范围里。

瞎写#1:人格

20××年×月×日

我叫方淮

来自一个没什么人知道的小城市

我有人格分裂

从我七岁时就有了第一个人格

他挺好的

经常保护我帮我还击

虽然结束以后身上比我在不反抗时更疼

但我还是挺感谢他的


十五岁时我有了第二个人格

她是个女生

跟我一样大

特别爱漂亮还喜欢化妆

以至于有时候她把自己化的漂漂亮亮的然后跑了

让我自己不知道怎么解决脸上的的东西

她脾气挺火爆的

所以我有时候需要和她心平气和的讲让他在一些场合不要出来

但我现在的审美都是受她影响的

审美还不错


二十岁有了第三个人格

他超级聪明

每当考试前我都要让他出来帮我

他特别冷静理智 还很博学

我挺喜欢他的

他经常给我写一些小故事

很短 但都很耐听耐看

我很喜欢

他的气质特别好

像一个艺术家


他们都是我吧

我习惯和他们相处后

慢慢喜欢这样了

即使我自己占据这副身体的时间会变短

但也算是我的休息时间吧

也挺好的

太晚了

我该睡了

要不然明天她们又要说我一点也不注重自己的身体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