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蘭baidage

关注需谨慎,更文看心情。但看文的每一位希望能够开心(♡˙︶˙♡)

【瀚冰】靠在你肩上就是不想起来

私设非演艺圈人物但都是相对自由的职业随意有时间
OOCOOC烂文笔日常小甜饼
跨年梗

季肖冰身体不太好,平常就会尽力维持早睡早起的习惯,熬夜对他来说简直是煎熬。然而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他不得不熬夜。

高瀚宇从一周前就开始策划和季肖冰怎么度过新年,虽然他知道季肖冰不能熬夜,但他怎么也不想放过一个这么好的时刻。他做了n种方案,为了尽可能让大爷能不那么难受,也pass了n种方案。最后还是用大爷在看不下去高瀚宇一天天忙忙叨叨的情况下随口说的方案:要不就看个电影,吃个饭,看个烟花,感受一下凛冽的冬风就完了。

“大爷你是认真的吗?”

“是啊。瀚宇,你就别想了,我还是能熬夜的,偶尔熬一次又没事。”

“那.....”

“别那什么了,没事,听我的。”

高瀚宇看着大爷坚定的表情,没办法,大爷既然说没事那就先这样呗。然后高瀚宇又开始忙了,开始找餐厅,找电源,找适合跨年的地方。

电影选好了,是个文艺片,跨年场。季肖冰虽说也能看懂文艺片,但是半夜看文艺片还真没经历过。影片开始一个半小时,季肖冰的终于撑不住了,靠在高瀚宇的肩上睡着了。陷入睡眠前他还想着

原来看电影的时候感觉旁边人的肩又远又低,原来靠起来这么舒服的吗?

高瀚宇感到一边的肩慢慢变沉,扭头看到季肖冰熟睡的样子,格外的乖巧,

“还真的是不会熬夜。”

随即低头亲了亲他的头发,调整了一下位置好让季肖冰考得更舒服,然后带着上扬压不下的嘴角看完了电影。

“大爷,大爷,结束了,咱们该走啦。”

“嗯...嗯...哦。”

高瀚宇看着睡眼朦胧的季肖冰可爱的样子,真的忍不住去亲他的嘴角,

“电影结束了,走啦,咱们去看烟花。”

“嗯。”

季肖冰看着在一边尾巴都能摇上天的狗子——高瀚宇,只能把自己的困意强压下去。

很不幸的,等到他们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烟花已经没有了,只能自己买点呲花放了。

季肖冰和高瀚宇两个人一人拿着一个呲花,就站在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来来往往的人,刚吃完饭的一家人,打算去玩的情侣,看着站在自己身边触手可及的爱人,他们突然觉得没有大烟花,就现在这样,也挺幸福的。

他们因为工作经常会分居两地,有时还会有时差,这种间断性的分别更让人觉得,现在,我不属于工作,我不属于任何东西,我只属我身边的人。

高瀚宇看着眼中映着烟花的季肖冰,季肖冰看着此刻无比温柔的高瀚宇,突然就很想再把头靠在他肩上。

“大爷,你...这么靠着一会脖子该难受了。”

“没事,我就靠会儿,你肩膀舒服,靠在上边就是不想起来。”

“那就一会啊,要不该难受了。”

“嗯。”

半夜两点的夜晚,其实却没有多少人,也挺冷的,但是就想和喜欢的人站在一起,看着短暂而又璀璨的烟花,感受着放在心里的这个人的有点沉的脑袋,有点低的肩膀。

“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祝你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THE END

橘子

rps  前几天的橘子play

季肖冰是个律师,有一家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因为能力出众,所以想请他当律师的人还是很多的。他的心理学也是很厉害的,毕业的时候在律师和老师之间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律师,当然在心里就留下了一点小遗憾。

季肖冰的办公室很简单,一面墙放文件和各种各样的书,一个咖啡机,一个饮水机,两个杯子,一张桌子,一个椅子,一台电脑,几个笔记本,几支笔。还有橘子。

季肖冰很爱吃橘子,从小就爱吃。他的同学总是调侃他:一个人模狗样的大律师竟然喜欢吃橘子几十年!季肖冰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想,每每这样就会回应:可能我妈在怀我的时候天天喊我要吃橘子,我现在弥补她的遗憾吧。不过近些年就懒得再去回应了,反正他们也不能理解。

季肖冰吃橘子总会把橘子剥的干干净净的,一瓣一瓣的然后再吃掉,慢慢咀嚼,感受橘子的汁水在口中流动,最后滑过嗓子满足。他的妈妈总是说他:那个白丝的是有营养的,你别剥的那么干净嘛。对此季肖冰口头答应,下回还继续。他才不管有没有营养,只管好不好吃。

季肖冰还有一个男朋友,是个警察,叫高瀚宇。

高瀚宇身材很好,常年的健身和控制带来的结果就是直接钓到了极其喜欢和羡慕肌肉的季肖冰。季肖冰喜欢在晚上把脸贴着高瀚宇的胸肌,很舒服,很安心,很温暖。也很喜欢亲这个地方,然后高瀚宇会受不了,直接把人压倒,然后干一些会令人愉悦又疲惫的事情。

最近高瀚宇在追查一桩杀人案,凶手在逃,一直也摸不清他的活动范围,上个星期刚刚有新的线索,又开始整日在公安局。季肖冰也在忙一场诉讼,这桩诉讼关乎社会中一类少数群体的利益,他是很想把这场官司打好,毕竟他也算是这里的一员。两个人真的是忙到看不见人,连打电话的机会都少之又少。

终于在前天,杀人案的凶手抓住了,后续审理很顺利,很快就结案了。季肖冰的官司也到了尾声。两个披星戴月行动的人终于可以稍微歇下来,回到家里。

季肖冰指使高瀚宇去给他剥橘子,高瀚宇自然心疼这段时间都忙瘦了的宝贝,起身到冰箱里拿出几个橘子。季肖冰看到橘子全然忘了刚才指使高瀚宇要他剥,手马上要拿到橘子时被高瀚宇截下:

“刚拿出来,太凉了,待会再吃。”

“嗯,行吧,那这样吃就不凉了。”

季肖冰说完就绕过高瀚宇的手拿起一个橘子开始剥,高瀚宇没有明白季肖冰的话是什么意思,眼就见季肖冰掰下一瓣塞到嘴里,把手伸到自己的脑后,刚打算说点什么嘴就被封住了。

季肖冰的嘴唇有点干,还有点起皮,他有点心疼。然后,凉凉的橘子被季肖冰用舌尖推了过来,一冷一热,却极为舒服。

橘子的汁顺着嘴角留下来,留到两人的锁骨处,无人顾及。

肌肤之亲最能让人欢愉,最能让忙碌昏暗的世界在此刻充满光亮,温柔且平和。

当然平和只是暂时的。情欲被燃起,就会变成火热的战场。唇齿交融。

高瀚宇在夺回主动权后,顺着刚刚汁留的痕迹一路舔舐,一路亲吻。季肖冰仰起头,露出诱人的脖子。在高瀚宇眼中,此刻的季肖冰性感,软糯,让人抑制不住的要亲他吻他,侵犯他。

真甜,高瀚宇想。

橘子甜还是人甜呢,可能都甜吧。不过在季肖冰心中,橘子甜;高瀚宇眼中,季肖冰更甜。

最后,橘子还是只吃了那一瓣。

——————————————————————————

果然还是写不出脑子中想象的那种感觉,甜甜的,很腻的,就是甜蜜。文笔差真的是硬伤啊。好吧,就这样吧✌

我想亲你可以吗 后续

季肖冰先醒来,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宿醉的感觉可不好。他歪头看了看一边睡着正甜的高瀚宇,温柔的扬起了嘴角,起身亲了亲他的眼角。这个平常有这饿狼般眼神的人正躺在自己的身边,安安静静的,真像网上粉丝说的小狼狗小奶狗来回切换。季肖冰往高瀚宇身边凑了凑,两个人紧挨着又进入梦乡。


昨晚

高瀚宇看着眼前的季肖冰,他有点不敢相信刚才他的大爷说了什么,他只能张着嘴惊讶地看着这个在心里已经亲过千遍万遍的人。季肖冰一直等不到回答,微微皱眉,用手戳戳高瀚宇的胸

“高瀚宇,行不行啊?”

“行!”

高瀚宇超大声的回答吓了季肖冰一跳,还未反应过来,嘴唇就已经被吻住。

两个人的嘴唇都是软软的。

高瀚宇终于再一次亲上了贪恋了这么长时间的猫唇,季肖冰也终于能再一次摸上他羡慕至极的胸肌。温度在房间里升高,情欲开始蔓延。这个吻似乎没有尽头,谁也不舍得分开。最后还是季肖冰先从不剩多少的理智中回过神,撑开了一点距离。刚想开口说话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大爷老高你俩又一块儿开什么小会呢,别开了,我们打算走了,你们也快点啊。我们先下去了啊。”

剧里的另一个演员醉醺醺的在门外连环炮一样说完一大串就没声了,高瀚宇和季肖冰抱在一起愣了一会儿,又同时看向对方的眼睛,笑了,越笑越大声。那是打心底泛出来的高兴和幸福。


季肖冰和高瀚宇都和各自的助理说好了,两人就在酒店开了一间房间,请了一天假。因为两人都很兴奋,又买了一堆酒,有种不断片不停的架势。还是季肖冰更冷静一些,他在趁两人还未彻底断片之前把自己的顾虑和担心都说出来了,他还告诉高瀚宇其实他早就知道他的心思了,他控制自己去远离你真的很难,很难,难到他快要撑不下去了。高瀚宇听完他的大爷这一路以来的种种,格外心疼。他想着,以后,就是他守着大爷,爱大爷,疼大爷,不要让他再经历这样的痛苦了。高瀚宇把季肖冰抱在怀里,轻轻的亲了亲他的额头,睫毛,耳朵,笔尖,最后落在极为诱人的嘴唇上。

和相爱之人接吻应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吧。


未来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们又不是预言家。我们可以的,就是和身边之人,执手前行,即使有困难,我在你的背后,我在你的身边。路是人走出来的,爱人是陪着我一起走这条路的,这个人,是高瀚宇,是季肖冰。




————————————————————————

写了一个小后续,个人理解的甜,就是接吻后的相视一笑,笑完之后的拥抱。

其实我个人觉得不写这个后续也是可以的,因为上一篇一开头就写了“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言外之意就是回忆篇,现在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还有就是我认为文里高瀚宇和季肖冰已经都知晓了对方的心意,季肖冰能问出“我想亲你可以吗”就代表着季肖冰已经打算放手一搏了,其实还是HE对吧。

希望大家就是看个文开心一下,能暂时的放下生活中不开心的事情,最起码,嗑糖的时候要开心鸭!最后笔芯


我想亲你可以吗

季肖冰和高瀚宇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真的尽心尽力的营业,采访的时候什么小动作啊小眼神啊都安排上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关系好。但自从高瀚宇在第1102次盯着季肖冰的嘴唇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我想亲他,我喜欢他,不是没出戏,就是喜欢他。

以后这些都有了不一样的意思了。

高瀚宇在清楚了情况后就开始了他暗戳戳的动作,先是开始在微信上各种撩,让季肖冰觉得这个人最近是不是看土味情话看多了脑子瓦特了。在被季肖冰好一顿“训斥”后高瀚宇果断放弃了这条路,转而开始在工作上搭手。自己拍杂志,叫上季肖冰一起,要不就推荐季肖冰拍下一期,人为创作同框机会,cp粉简直跟过年一样。

其实高瀚宇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拐弯抹角的问季肖冰对自己有没有好感,总是被季肖冰糊弄过去,搞得他也不知道季肖冰是什么意思,也不好再继续搞大动作,只能搞搞小动作,窥屏粉丝让自己也嗑一下糖开心一下。

SCI第二季的拍摄要开始了,高瀚宇又能见到心心念念的季肖冰,这让他真的激动的一宿没有睡,以至于第二天在车里补的觉根本不够,下车时还迷迷糊糊的差点摔倒。走到拍摄现场看到季肖冰的高瀚宇瞬间清醒了,他刚对上季肖冰的眼镜,对方就立马躲开了。高瀚宇愣住了心想大爷这不会是讨厌我了吧连招呼也不跟我打了,不对应该是没看见我,嗯对就是这样。高瀚宇自我肯定以后上前去跟季肖冰打招呼,然后换回来了季肖冰第一次与自己见面时高冷的样子。高瀚宇心塞,他不知道他的大爷为什么这么对他。不过正打算去换服装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季肖冰红透了的耳朵。高瀚宇明白了。



其实季肖冰在高瀚宇最开始在微信上撩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在高瀚宇那次拐弯抹角的提问并被自己糊弄过去之后,季肖冰也慌了。他发现自己竟然想要答应他,而且到现在,他还留恋着那个根本不是吻戏的接吻。季肖冰花了三天的时间认认真真的整理了自己的头绪,甚至连如果他和高瀚宇在一起后的利和弊都考虑了一遍。季肖冰也在第2060次看高瀚宇的肌肉后正视了自己的情感

我喜欢他,我想亲他,不是没出戏,就是喜欢他。

但季肖冰在了解后却害怕了,他怕被曝光,拍让高瀚宇背负上被人指指点点的“黑料”,高瀚宇在上升期,他不想万一因为自己和他在一起而断送了他的职业生涯。季肖冰在这种负面的思考环境下越陷越深,然后开始回避一切能回避高瀚宇的场合。

SCI第二部要开拍的消息给到工作室的时候,季肖冰真的高兴到从椅子上跳起来,当他知道高瀚宇也会继续演的时候他又坐回来。他想接,他是真的想接,但他不知道怎么面对高瀚宇。粉丝们心心念念的第二部,高瀚宇的“找不出第二个瞳耀”,想到这些都让季肖冰更加重接下这部剧的决心。他想,我是演员,我要展现出我的专业水平,戏演好,人,就别再靠近了吧。

开拍那天,季肖冰早就注意到高瀚宇了。高瀚宇走过来的时候他明显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故作高冷的回应了高瀚宇,却不可控的耳朵红透了。



第二部拍完了,杀青宴上两个人都喝了一点酒。酒壮人胆,高瀚宇在人都喝的差不多已经开始玩注意不到他们俩的时候把季肖冰直接拉倒隔壁的一间房里。季肖冰不知道是真蒙了还是就是不想反抗高瀚宇,任由高瀚宇拉着也过来了。人拉过来门一关高瀚宇看到季肖冰的眼睛,又怂了。两人相视而立却谁也不开口。

其实季肖冰知道高瀚宇把他拉过来是什么意思,但就是没想到高瀚宇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竟然怂了!算了,季肖冰想着他不说我说,伸手就摸上了高瀚宇的脸,吓得高瀚宇瞪大眼睛看着季肖冰说不出话来。季肖冰被他的表情逗笑了,直接就趴在高瀚宇身上了,这下高瀚宇更不敢动了。季肖冰平复了一下心情,撑开身子看着高瀚宇的眼睛说:“我想亲你可以吗?”


——————————————————

我瞎写的,文笔也不好,写的也很拖沓,就瞎看吧,可能我也没人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