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蘭baidage

关注需谨慎,更文看心情。但看文的每一位希望能够开心(♡˙︶˙♡)

想写文了


橘子

rps  前几天的橘子play

季肖冰是个律师,有一家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因为能力出众,所以想请他当律师的人还是很多的。他的心理学也是很厉害的,毕业的时候在律师和老师之间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律师,当然在心里就留下了一点小遗憾。

季肖冰的办公室很简单,一面墙放文件和各种各样的书,一个咖啡机,一个饮水机,两个杯子,一张桌子,一个椅子,一台电脑,几个笔记本,几支笔。还有橘子。

季肖冰很爱吃橘子,从小就爱吃。他的同学总是调侃他:一个人模狗样的大律师竟然喜欢吃橘子几十年!季肖冰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想,每每这样就会回应:可能我妈在怀我的时候天天喊我要吃橘子,我现在弥补她的遗憾吧。不过近些年就懒得再去回应了,反正他们也不能理解。

季肖冰吃橘子总会把橘子剥的干干净净的,一瓣一瓣的然后再吃掉,慢慢咀嚼,感受橘子的汁水在口中流动,最后滑过嗓子满足。他的妈妈总是说他:那个白丝的是有营养的,你别剥的那么干净嘛。对此季肖冰口头答应,下回还继续。他才不管有没有营养,只管好不好吃。

季肖冰还有一个男朋友,是个警察,叫高瀚宇。

高瀚宇身材很好,常年的健身和控制带来的结果就是直接钓到了极其喜欢和羡慕肌肉的季肖冰。季肖冰喜欢在晚上把脸贴着高瀚宇的胸肌,很舒服,很安心,很温暖。也很喜欢亲这个地方,然后高瀚宇会受不了,直接把人压倒,然后干一些会令人愉悦又疲惫的事情。

最近高瀚宇在追查一桩杀人案,凶手在逃,一直也摸不清他的活动范围,上个星期刚刚有新的线索,又开始整日在公安局。季肖冰也在忙一场诉讼,这桩诉讼关乎社会中一类少数群体的利益,他是很想把这场官司打好,毕竟他也算是这里的一员。两个人真的是忙到看不见人,连打电话的机会都少之又少。

终于在前天,杀人案的凶手抓住了,后续审理很顺利,很快就结案了。季肖冰的官司也到了尾声。两个披星戴月行动的人终于可以稍微歇下来,回到家里。

季肖冰指使高瀚宇去给他剥橘子,高瀚宇自然心疼这段时间都忙瘦了的宝贝,起身到冰箱里拿出几个橘子。季肖冰看到橘子全然忘了刚才指使高瀚宇要他剥,手马上要拿到橘子时被高瀚宇截下:

“刚拿出来,太凉了,待会再吃。”

“嗯,行吧,那这样吃就不凉了。”

季肖冰说完就绕过高瀚宇的手拿起一个橘子开始剥,高瀚宇没有明白季肖冰的话是什么意思,眼就见季肖冰掰下一瓣塞到嘴里,把手伸到自己的脑后,刚打算说点什么嘴就被封住了。

季肖冰的嘴唇有点干,还有点起皮,他有点心疼。然后,凉凉的橘子被季肖冰用舌尖推了过来,一冷一热,却极为舒服。

橘子的汁顺着嘴角留下来,留到两人的锁骨处,无人顾及。

肌肤之亲最能让人欢愉,最能让忙碌昏暗的世界在此刻充满光亮,温柔且平和。

当然平和只是暂时的。情欲被燃起,就会变成火热的战场。唇齿交融。

高瀚宇在夺回主动权后,顺着刚刚汁留的痕迹一路舔舐,一路亲吻。季肖冰仰起头,露出诱人的脖子。在高瀚宇眼中,此刻的季肖冰性感,软糯,让人抑制不住的要亲他吻他,侵犯他。

真甜,高瀚宇想。

橘子甜还是人甜呢,可能都甜吧。不过在季肖冰心中,橘子甜;高瀚宇眼中,季肖冰更甜。

最后,橘子还是只吃了那一瓣。

——————————————————————————

果然还是写不出脑子中想象的那种感觉,甜甜的,很腻的,就是甜蜜。文笔差真的是硬伤啊。好吧,就这样吧✌

瞎写#4:电脑

上小学的时候家里是有一台电脑的,但在我的印象中,除了房东的儿子和院里的另一个男生有时会来打CS以外,用处并不是特别多。不会玩,也没什么可玩的,不知道网上原来有那么多的游戏,不知道可以用电脑看自己在电视上看不到的动画片,不知道可以用电脑了解这个世界。在那时,它更像是一个摆设。

升了初中,和妹妹开始疯狂的迷恋奥比岛,在当时都玩穿越炫舞的时代,我们的落脚点显得和其他人格格不入。还记得因为同学的帆布包上有一个邪瓶黑花,觉得不错就拿来当做了呢称,其实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也是到了快高中毕业才完全了解。回忆之余还要感叹一下原来那么小就已经有人了解腐和CP了,看来我入门的还是晚啊。

那时候的电脑还是那台,从北京一起是我们安于另一个城市。应该是大了,开始通过他追剧,学语言,开始用了。但即使这样,它也并没有改变什么,并没有让我觉得这台电脑有什么存在感。

再后来搬了新家,它就直接被我妹妹霸占了。进本用途就是玩游戏了。我碰到它的时间少之又少。我对他,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兴趣。

大学应专业要求买了一台电脑,第一台属于我的电脑。但是,总有一种,它会荒废在我手里的感觉,也不是不使用,而是那种不能充分利用而荒废的感觉。它于我来讲,太过于陌生,太过于复杂。可能我还是不能当技术宅,而是肥宅。

希望有一天我能真正的好好利用它吧。


我想亲你可以吗 后续

季肖冰先醒来,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宿醉的感觉可不好。他歪头看了看一边睡着正甜的高瀚宇,温柔的扬起了嘴角,起身亲了亲他的眼角。这个平常有这饿狼般眼神的人正躺在自己的身边,安安静静的,真像网上粉丝说的小狼狗小奶狗来回切换。季肖冰往高瀚宇身边凑了凑,两个人紧挨着又进入梦乡。


昨晚

高瀚宇看着眼前的季肖冰,他有点不敢相信刚才他的大爷说了什么,他只能张着嘴惊讶地看着这个在心里已经亲过千遍万遍的人。季肖冰一直等不到回答,微微皱眉,用手戳戳高瀚宇的胸

“高瀚宇,行不行啊?”

“行!”

高瀚宇超大声的回答吓了季肖冰一跳,还未反应过来,嘴唇就已经被吻住。

两个人的嘴唇都是软软的。

高瀚宇终于再一次亲上了贪恋了这么长时间的猫唇,季肖冰也终于能再一次摸上他羡慕至极的胸肌。温度在房间里升高,情欲开始蔓延。这个吻似乎没有尽头,谁也不舍得分开。最后还是季肖冰先从不剩多少的理智中回过神,撑开了一点距离。刚想开口说话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大爷老高你俩又一块儿开什么小会呢,别开了,我们打算走了,你们也快点啊。我们先下去了啊。”

剧里的另一个演员醉醺醺的在门外连环炮一样说完一大串就没声了,高瀚宇和季肖冰抱在一起愣了一会儿,又同时看向对方的眼睛,笑了,越笑越大声。那是打心底泛出来的高兴和幸福。


季肖冰和高瀚宇都和各自的助理说好了,两人就在酒店开了一间房间,请了一天假。因为两人都很兴奋,又买了一堆酒,有种不断片不停的架势。还是季肖冰更冷静一些,他在趁两人还未彻底断片之前把自己的顾虑和担心都说出来了,他还告诉高瀚宇其实他早就知道他的心思了,他控制自己去远离你真的很难,很难,难到他快要撑不下去了。高瀚宇听完他的大爷这一路以来的种种,格外心疼。他想着,以后,就是他守着大爷,爱大爷,疼大爷,不要让他再经历这样的痛苦了。高瀚宇把季肖冰抱在怀里,轻轻的亲了亲他的额头,睫毛,耳朵,笔尖,最后落在极为诱人的嘴唇上。

和相爱之人接吻应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吧。


未来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们又不是预言家。我们可以的,就是和身边之人,执手前行,即使有困难,我在你的背后,我在你的身边。路是人走出来的,爱人是陪着我一起走这条路的,这个人,是高瀚宇,是季肖冰。




————————————————————————

写了一个小后续,个人理解的甜,就是接吻后的相视一笑,笑完之后的拥抱。

其实我个人觉得不写这个后续也是可以的,因为上一篇一开头就写了“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言外之意就是回忆篇,现在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还有就是我认为文里高瀚宇和季肖冰已经都知晓了对方的心意,季肖冰能问出“我想亲你可以吗”就代表着季肖冰已经打算放手一搏了,其实还是HE对吧。

希望大家就是看个文开心一下,能暂时的放下生活中不开心的事情,最起码,嗑糖的时候要开心鸭!最后笔芯


上文学写作 有点想写一个橘子play


瞎写#3:喝水

喝水是件很容易上瘾的事情。尤其是喝热水。

小时候大都是不爱喝水的,因为爱玩,喝水往往会占用玩的时间,只有在渴到极致了可能才会飞快的跑回家去,大口的三两口的喝完一杯水,然后又飞快的跑出去,接着玩。虽然经常会被家长指着头唠叨,但是自己也不以为然。

等到再大些,应该也是由于父亲的比母亲还厉害的唠叨,总会在父亲在家时喝很多的水,只要他去一出门或者出去上班,水基本就于自己无缘了。只要家里有人开始咳嗽了,父亲都回来一句“你多喝点水,一天天的水都不喝。”你反驳“我喝了”,他又会更加急得说你,“你喝什么了,啥时候喝了,”来好似证明自己的话是对的,你就是没喝。这个时候你在反驳已经没用了,只有当着他的面乖乖接一大杯水拿回屋里。

高中的时候应该是喝水最多的时候吧。因为方便。每间教室后面墙上都安有一个饮水机,刷卡即接。下了课,把一杯水喝掉一大半,然后拿着水卡去后面排队再接满一杯。几乎节节下课皆是如此。尤其到了冬天跑操结束以后,人多到根本就接不上水,热水尤为紧俏。你只能渴着上完一节课,或者喝完一杯冷水,下课后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饮水机面前,完成上节课间未完成的任务。以至于水卡成为了在校期间除了饭卡以外花费最多的卡。

喝热水真的是挺容易上瘾的。那种微微发烫但又可以咽下的温度是最好的,喝到嘴里会有一种淡淡的甜味,让我经常怀疑是不是因为水温太高导致细胞坏死才会有的甜味。当然这应该是不对的,但我也没有去寻找真相的动力,就让这个想法一次又一次的冒出来。这个温度的水再凉一点,一般人都喜欢在这个温度喝,不凉不烫,但是我总觉得这个温度的水,喝起来总会有一种吃了晕车药的感觉,很难受,很不好喝。

喝水是生理需求,也能成为一种享受。但是喝太多就不太好了。


妈呀我好感动啊竟然真的有人会喜欢我写的东西😭从小到大真的从来没有在写作上会有人觉得我写的可以虽然lofter上的人点的喜欢可能仅仅是对CP的喜欢或者说对一个写的人的一种尊敬的表现但是我还是好开心啊


我想亲你可以吗

季肖冰和高瀚宇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真的尽心尽力的营业,采访的时候什么小动作啊小眼神啊都安排上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关系好。但自从高瀚宇在第1102次盯着季肖冰的嘴唇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我想亲他,我喜欢他,不是没出戏,就是喜欢他。

以后这些都有了不一样的意思了。

高瀚宇在清楚了情况后就开始了他暗戳戳的动作,先是开始在微信上各种撩,让季肖冰觉得这个人最近是不是看土味情话看多了脑子瓦特了。在被季肖冰好一顿“训斥”后高瀚宇果断放弃了这条路,转而开始在工作上搭手。自己拍杂志,叫上季肖冰一起,要不就推荐季肖冰拍下一期,人为创作同框机会,cp粉简直跟过年一样。

其实高瀚宇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拐弯抹角的问季肖冰对自己有没有好感,总是被季肖冰糊弄过去,搞得他也不知道季肖冰是什么意思,也不好再继续搞大动作,只能搞搞小动作,窥屏粉丝让自己也嗑一下糖开心一下。

SCI第二季的拍摄要开始了,高瀚宇又能见到心心念念的季肖冰,这让他真的激动的一宿没有睡,以至于第二天在车里补的觉根本不够,下车时还迷迷糊糊的差点摔倒。走到拍摄现场看到季肖冰的高瀚宇瞬间清醒了,他刚对上季肖冰的眼镜,对方就立马躲开了。高瀚宇愣住了心想大爷这不会是讨厌我了吧连招呼也不跟我打了,不对应该是没看见我,嗯对就是这样。高瀚宇自我肯定以后上前去跟季肖冰打招呼,然后换回来了季肖冰第一次与自己见面时高冷的样子。高瀚宇心塞,他不知道他的大爷为什么这么对他。不过正打算去换服装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季肖冰红透了的耳朵。高瀚宇明白了。



其实季肖冰在高瀚宇最开始在微信上撩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在高瀚宇那次拐弯抹角的提问并被自己糊弄过去之后,季肖冰也慌了。他发现自己竟然想要答应他,而且到现在,他还留恋着那个根本不是吻戏的接吻。季肖冰花了三天的时间认认真真的整理了自己的头绪,甚至连如果他和高瀚宇在一起后的利和弊都考虑了一遍。季肖冰也在第2060次看高瀚宇的肌肉后正视了自己的情感

我喜欢他,我想亲他,不是没出戏,就是喜欢他。

但季肖冰在了解后却害怕了,他怕被曝光,拍让高瀚宇背负上被人指指点点的“黑料”,高瀚宇在上升期,他不想万一因为自己和他在一起而断送了他的职业生涯。季肖冰在这种负面的思考环境下越陷越深,然后开始回避一切能回避高瀚宇的场合。

SCI第二部要开拍的消息给到工作室的时候,季肖冰真的高兴到从椅子上跳起来,当他知道高瀚宇也会继续演的时候他又坐回来。他想接,他是真的想接,但他不知道怎么面对高瀚宇。粉丝们心心念念的第二部,高瀚宇的“找不出第二个瞳耀”,想到这些都让季肖冰更加重接下这部剧的决心。他想,我是演员,我要展现出我的专业水平,戏演好,人,就别再靠近了吧。

开拍那天,季肖冰早就注意到高瀚宇了。高瀚宇走过来的时候他明显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故作高冷的回应了高瀚宇,却不可控的耳朵红透了。



第二部拍完了,杀青宴上两个人都喝了一点酒。酒壮人胆,高瀚宇在人都喝的差不多已经开始玩注意不到他们俩的时候把季肖冰直接拉倒隔壁的一间房里。季肖冰不知道是真蒙了还是就是不想反抗高瀚宇,任由高瀚宇拉着也过来了。人拉过来门一关高瀚宇看到季肖冰的眼睛,又怂了。两人相视而立却谁也不开口。

其实季肖冰知道高瀚宇把他拉过来是什么意思,但就是没想到高瀚宇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竟然怂了!算了,季肖冰想着他不说我说,伸手就摸上了高瀚宇的脸,吓得高瀚宇瞪大眼睛看着季肖冰说不出话来。季肖冰被他的表情逗笑了,直接就趴在高瀚宇身上了,这下高瀚宇更不敢动了。季肖冰平复了一下心情,撑开身子看着高瀚宇的眼睛说:“我想亲你可以吗?”


——————————————————

我瞎写的,文笔也不好,写的也很拖沓,就瞎看吧,可能我也没人看吧。


瞎写#2:北京

北京的市中心是什么样,我也不太清楚。我住在五环外六环里,挺偏的,平常即使是去市里走亲戚,也就看看马路和高楼,然后就没了,什么也没记住,也不知道看什么,什么好玩,自己想要什么。就坐在车里,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可能什么都不想,也可能想:我什么时候能有钱呢。

懵懵懂懂离开北京以后,再说到去北京时总说成“回北京”,同学也老问“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啊”。那段时间都觉得北京才是我的故乡,毕竟在那长大的嘛。新城市陌生,听不懂当地人的方言也不管了,反正我就不爱说,那就不交谈呗,我讲普通话就好。

新地方呆了六年,期间也去过几次北京,但每一次我都能很明确的感觉到:我真的不属于这座城市了,他太快了,我已经跟不上他的节奏了,突然有种我被一个城市抛弃了的感觉。这种感觉也挺可笑的。

现在又在另一个城市了,真的是人大了,不会再有那种小时候“我不要离开这里,别的地方不好”“我不适应我还行回去”其实还挺好玩的想法了。我不算是个恋家的人,但却总能想起来在北京其实根本不算是家的地方,根本只是单纯居住的地方,根本只是有着我童年阴影的地方,总能想起。

可能被这个城市落下了,我还依旧在心里给他留了一块地儿吧,那块地儿在家的范围里。

瞎写#1:人格

20××年×月×日

我叫方淮

来自一个没什么人知道的小城市

我有人格分裂

从我七岁时就有了第一个人格

他挺好的

经常保护我帮我还击

虽然结束以后身上比我在不反抗时更疼

但我还是挺感谢他的


十五岁时我有了第二个人格

她是个女生

跟我一样大

特别爱漂亮还喜欢化妆

以至于有时候她把自己化的漂漂亮亮的然后跑了

让我自己不知道怎么解决脸上的的东西

她脾气挺火爆的

所以我有时候需要和她心平气和的讲让他在一些场合不要出来

但我现在的审美都是受她影响的

审美还不错


二十岁有了第三个人格

他超级聪明

每当考试前我都要让他出来帮我

他特别冷静理智 还很博学

我挺喜欢他的

他经常给我写一些小故事

很短 但都很耐听耐看

我很喜欢

他的气质特别好

像一个艺术家


他们都是我吧

我习惯和他们相处后

慢慢喜欢这样了

即使我自己占据这副身体的时间会变短

但也算是我的休息时间吧

也挺好的

太晚了

我该睡了

要不然明天她们又要说我一点也不注重自己的身体

晚安